新闻

维金斯:我最光荣的时刻 还不是现在

雷吉-布洛克被轻易甩在身后,安德鲁-维金斯的眼中只剩下了篮筐。他像一头愤怒的公牛,一掌顶开扑防的东契奇,将球狠狠砸进独行侠的篮筐。这力拔山兮的一扣太过震撼,让裁判不得不改变吹罚。这是维金斯梦想的时刻,在西决舞台上,他成为球队可以倚靠的对象。这辈子只打了20余场季后赛,维金斯就要触碰到那个之前不敢想象的舞台了。

落魄人

2020年2月,安德鲁-维金斯从寒冷的明尼阿波利斯搬到了温暖的湾区。他正在经历球员生涯最灰暗的时期,从1月12日惨败火箭30分开始,他在两支球队遭遇了19连败。维金斯的口中早就没有豪言壮语,球队的输赢好像跟他无关。效力森林狼的第6年,他被踢出了球队的未来。唐斯和拉塞尔琴瑟和鸣,维金斯成了那个多余的人。

维金斯看上去在破罐子破摔,长期以来他被描述成一个不在乎输赢的家伙。对于这样恶毒的奚落,维金斯没有回嘴的心气。用跟库里位置重叠的全明星后卫拉塞尔,换回一份联盟公认的毒药合同,很多人看不懂勇管的操作。这是两年半之前维金斯——一副强装镇定的笑脸。谁都看得出来,他对未来很迷茫。

在勇士维金斯遇到了全新的难题,传切体系是全联盟最复杂的战术之一,它对待天赋流的球星非常不友好。在森林狼维金斯长期在靠本能打球,他享受飞天遁地的快乐。但维金斯也在弱队养成了很多坏习惯,没有思考的习惯,出手选择随意,不注意细节,通常争冠球队容不下这样的人。

此时的勇士和维金斯,是两个落难人的相逢。维金斯只跟库里打了一场比赛,后者就匆匆结束了19-20赛季。维金斯把家搬到了湾区,他的灵魂还是居无定所。他需要找到寄托和心灵的港湾。

改造他

巅峰勇士曾经拥有杜兰特、汤普森、伊戈达拉和利文斯顿,18-19赛季后这套豪华锋线风吹云散。维金斯是勇士重塑锋线重要的一步,他拥有顶级的身体天赋和防守条件,缺乏的只是合理的定位。球队教练组庖丁解牛,帮助维金斯消减了他的角色中冗余的部分。格林是顶级的扫荡型防守人,维金斯就是单防箭头的那个。虽然改造效果一度让人沮丧,但是勇士教练组有着足够的耐心。

让曾经的状元干3D的活,维金斯很快接受了新工作。他不是斯马特和贝弗利那样的“恶犬”,他的防守兼具身体对抗和技巧性。在森林狼他一度想好好防守,但造化弄人,球队一直是全联盟防守最差的球队之一。在勇士这样强调防守的球队里,维金斯很适应很喜欢。在球队的明星后卫身边,他还能消化一部分单打球权。

今年的季后赛,维金斯成为最受勇士球迷喜爱的球员之一。次轮他主动领防了泰厄斯-琼斯,西决他则主防东契奇。东契奇有勒布朗的技术,没有他的身体和耐力。维金斯的运动能力和对抗都不输东契奇,他成了球队抵御东契奇的第一道防线。

打磨他

我们已经听过太多维金斯天赋太高的故事,他总是显得懒洋洋的,是因为他做什么动作都显得太容易了。而在职业赛场上没有经过打磨的天赋不是璞玉,只是顽石。在勇士,维金斯经历了层层打磨的过程。

在森林狼的经历,耽误了维金斯磨练技术,也让他变成了一个容易悲观的人。很少赢球的人,的确很难真正自信起来。来到勇士,库里和格林成为转变维金斯职业生涯的人。两个人一个唱白脸,一个唱红脸,将维金斯的职业轨迹逐渐扭转过来。

库里是幽默的乐天派,他爱说爱笑善交朋友,他从不公开批评维金斯,反而不错过任何“彩虹屁”嘴哥的机会。G3的赛后库里感谢了裁判马克-戴维斯,因为维金斯隔扣东契奇的镜头被重放了800多次,这样的赞美让维金斯会心一笑。而格林是维金斯之前从未经历过的队友,他大嘴又严厉,从库里到球队第15人,没有他不敢喷的人。有这样开诚布公的队友,维金斯更清楚地看清了自己。他不是领袖的材料,但是这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在森林狼,维金斯总是被简单粗暴地抨击浪费天赋。在勇士维金斯没有这样的烦恼,他展示了自己的能力上限大概是什么样。更重要的是,他开始学会用积极的方式思考。

蓄力待出

维金斯在2021-22赛季大部分做的事,好像在让大家认清他的定位。面对森林狼,维金斯贡献了职业生涯中最精彩的一记隔扣。面对旧主,扣篮对象是跟自己不和的唐斯。这本是一个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的故事。但是励志的故事并没有发生,维金斯很少缺席比赛,绝大部分的比赛也没有存在感。

入选2022年的全明星,是维金斯职业生涯的一大突破。他还在睡梦中时,勇士队内部的群聊已经炸开锅了。这里没人会调侃他依靠偶像明星刷票的争议,大家都发自内心为他开心。维金斯是一个开心值和愤怒值都很高的人,很少喜形于色。在克利夫兰走一遭,维金斯好像经历了“好梦一日游”般旅程。他来过、打了15分钟,然后回去陪女儿去了。他曾经很向往这个舞台,来了他发现自己不太适应这个场合。

进入赛季尾声,勇士一度在8场比赛中输掉7场。维金斯的表现非常稳定,稳定到毫无槽点,因为大家已经放弃期待了。但是科尔知道他是球队“新死亡五小”中重要的环节,季后赛球队需要他的变身。

努力家

季后赛是区分球星级别最重要的参考,如果以此为标准,维金斯一直英雄气短。在森林狼的6年,他总共打过5场季后赛。在那支巴特勒和唐斯公开较劲的森林狼队里,维金斯的角色很微妙。他一退再退,变成了球队的三当家。他的性格不强势,甚至显得有些软弱。他不喜欢争权夺利的环境,但是NBA的更衣室有时候跟职场一样残酷。在勇士队的更衣室里,维金斯心安理得地成为了球队的四五号人物。

他早就没有了状元的身段,成了一个可靠的角色球员。次轮防守莫兰特、西决防守东契奇,维金斯态度兢兢业业的同时,极少犯错。此外在一支拥有格林和鲁尼的球队里,维金斯成了前场篮板之王。季后赛前三轮他4次至少抢下5个前场篮板。勇士这样偏技术流的球队里,维金斯的强硬气质不可或缺。淘汰独行侠的一战,维金斯得到18分10个篮板(3前7后)。他不是最闪耀的明星,但是没有他勇士走不了这么远。

经过冠军队友不断洗脑和身体力行的示范,维金斯早早就确定,勇士就是一支以冠军为目标的球队。在26年的人生中,这是维金斯从未达到过的高度。当然他还能再进一步,不管凯尔特人和热火都是强调对抗的球队,届时一定会有维金斯的用武之地。

争冠!

在《灌篮高手》全国大赛篇里,樱木花道在绝境中吼出了那句著名的“最光荣的时刻,就是现在”。今年季后赛,维金斯已经很大程度上扭转了他的口碑。他不是明星球员,但是在球队重返总决赛的路途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历史会铭记每一年的冠军,亚军只会被一笔匆匆带过。属于维金斯最光荣的时刻,还不是现在。在堪萨斯大学、森林狼,维金斯都没有经历过最大舞台的阵仗,现在他的机会要来了。

留言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